折山海。

只会写文的文渣。多半有病。

有关陈情令的一些看法

我个人观点是不必计较太多。
骂也好,撕也好,其实都没必要。这样只能让你的心情不好, 它的热度窜高,给人留下一个原著粉不懂事的印象。
何必费劲向那些没看过魔道,不懂魔道的人解释呢?怎么解释都不会懂的。他们和你们本就不是一路。
你能做的,是不让它有收视率,时间会说明一切。

至于孟姑娘,你又何必去和一个一点演员所需基本素养都没有的人计较呢?

至于羡情,我个人认为也不必计较,他们吃他们的,你吃你的,互不相干,两相情愿,正如冰心所说:"空中的鸟,何必和笼中的同伴争噪呢,你自有你的天地。"这便是最好了。吃cp这种事,个人理解,cp取向不同,强求不得。

民国啊,是很多文手中意的一个时代。
旧时代还没有完全消逝,新时代刚刚露出曙光。
有美人,有军阀,有战乱,有纸醉金迷,有虚与委蛇,政治的明暗交错,也有战场上的气吞万里,铁血军魂。
你不能说它美丽。
只是那时的人美得不可方物,连带着它也美丽起来了。

我放弃治疗。放一个奇奇醉酒得了。(日常看不懂自己写的是啥)

可能有后续


风清月白,云间朗朗几点疏星。

他携了酒,散袍倚山松。

正是春和。

“也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酒是一口一口的灌。辛辣气味直冲喉头,刺的眼眶发涩。有酒液顺着唇角流下,湿了前襟,平添几分风光。

他眸里泛起一层潋滟水光,如山溪里春冰乍破。

酒在胃里灼灼的烧。他却不停杯。伸手将陶罐泥封拍的稀碎,牵得新旧伤疤,一齐地痛。眼底是早就朦胧一片,把那山间的清寒俱化了水色天光,分辨不清。

他也无力分辨了。

阖了半开的眼,混混沌沌,晕晕沉沉。

有人负剑而来。

他睁眼,醉意要漫出眸子:“是你啊。”

我真的写不出来……
瘫。

大概找回来一部分铁奇异古风的手稿。(电子稿打完之后一个恢复出厂设置……)
明天试着写一下。

大家好。这是我搭档。 @無名。

午睡

黄埔日常。糖。ooc。恋人关系。慎入。

周翔宇从床上坐起,被细细掖好的呢子大衣滑了下去。 定是那人了。            想着那人一边低声骂自己不珍惜身体一边细心为自己盖好衣服的样子,他轻轻笑出了声,眼里含笑似两泓临涧的山泉。                                                         明明是军人出身,多年风雨磨出沉稳内敛的狼性,对上周翔宇,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江苏水乡养出的人,性子本就温润,又带了留学归来濡染上的风度,举手投足之间端的是风流儒雅。 一颦一笑之间,尽是撩人的风情。
至少在蒋志清看来是这样。 
比如现在。 
周主任披着自己中午为他盖上的大衣,愈加显的腰身清瘦,脸颊飞一层薄红,眼里犹带着刚醒来的倦意。用手掩了嘴,打了个哈欠:“蒋校长……几点了?” 
周翔宇少见的情状。 
平日里他都是八面玲珑滴水不漏,连床笫间都是老实的任他折腾,哪有这番慵懒的姿态? 
蒋志清轻笑:“已经黄昏了,周主任。”
周翔宇揉了揉后颈,带着点疲态:“今日的文件……” 
蒋志清没容许他说下去:“我替你弄完了。”
周翔宇不好意思的笑:“那便多谢校长了。”最近的事着实弄的他焦头烂额,虽是不好意思,但心中却暗暗松了口气。
小算盘未打完便跌入一个温暖有力的怀抱中:“翔宇……别太累了。我心疼。”
周翔宇依在那人怀里,眉眼弯弯。
“放心吧。”
窗外风光正好,海棠开的灼灼艳艳。

不过最后到底是没遵守诺言。

竹舍

人物秀秀的,ooc我的。 一个不知道算什么的脑洞,完全不知所云。
竹舍是记得洛冰河初来的那天的。

那时恰逢初春,清净峰一片草长莺飞,端的是山清水秀。
少年眸子清泉般的明澈,映了满眼的春色。
只是一碗热茶连盏泼下,生生浇灭了少年眼底的清光。

竹舍忘不了少年跪在地上收拾茶盏,小小的肩膀抖动着,不住的用手背抹着眼泪,白生生的脸蛋上狼藉一片,好不可怜。

竹舍也只能轻叹一声。
只可惜这孩子偏偏碰见了这金玉其外的清净峰主啊。

竹舍也是明白沈九的,一个未误了修行之期的少年,总会招来他的嫉恨。
他们有他没有的东西,亲人和前途。
竹舍是看着沈九从那个眼里带着戾气的少年长成了翩翩佳公子的。 初来时怕的要死,后来渐渐的胆子就大了起来,那张嘴是愈发刻薄狠毒了。

当然,竹舍也是窥见了一星半点洛冰河那隐秘的心思的。
恋着他师尊修狭的眉目,偏偏触不到一片袍角,得不到一个哪怕是善意的眼神。
都不是好命的人,偏偏就纠缠到了一起。

后来的事,竹舍记不清了。
只记得那天洛冰河带着一片黑压压的魔族骑兵,杀上山来。
放了把火,把清净峰烧了个干净。
竹舍看着灼灼艳艳的火苗,只觉得平静。
它活够了,无所谓了。
它看见洛冰河在漫天大火里一杯一杯的喝酒,把辛辣的液体和着清净峰的尘烬,大口大口的灌进喉咙,有酒顺着脖子淌到玄衣上,他也不擦。
酒烈的很,洛冰河被生生辣出了泪。
明明是魔界圣尊,却落魄的像个丢了一切的乞儿。
竹舍突然莫名的有点心疼这小子。
终是求不得啊。
罢了罢了。
竹舍觉得身体越来越轻,飘到了天上。                                                   
万里山河不过一眼。
暮色苍苍,天地阔阔。
洛冰河扔了酒盏,醉眼看着一片狼藉的清净峰。
茫茫然不知归处。

语c吧里的戏梗/瓶邪古风AU/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权当练笔。





【玉指轻敲着檀木小桌,帘外依稀是朦胧了万家的烟雨。】张公子,可是来过了?【微微垂眸,才记起吴巷惟剩自己一人,拖着一身残病。眼底滑过一丝笑意,似在嘲讽】呵......起灵,我怎么当初就偏偏信了你......【明知自己与他,本不是一路人。仰首靠在木椅上,端了桌上的酒一饮而尽】起灵......【自己终是害了吴家,也负了小花。不觉间眼角已湿,陈旧大院蒙了水光,也把那逆着万家灯火而立的身影映得朦胧。】起灵?【苦笑一声,摆了摆手】你我已是无缘。何必再见。张将军请回吧。罪臣吴邪,接待不起你这样的大人物。【身影顿了顿,走过附身抱起坐在椅子上的瘦弱人儿,轻唤道:'阿邪。他们都走了。我来带你回家。”】

一句话的刀

风清月明,青梅坠酒,不见星尘。